洞天方一時,地上幾十年

Time Passage Header

明 仇英 桃花源圖局部

在漢代許慎的《說文解字》中有這樣的釋義:「四方上下曰宇」,「古往今來曰宙」。 宇宙是空間和時間的結合體,那麼大穹中存在的時間和空間是單一的嗎?只存在著我們所知的這一個世界嗎?

中國古代的一些傳奇告訴我們,浩瀚穹宇中實際上存在著不同的空間,不同的空間裏則存在著不同的時間,即為不同的宇宙。不同的宇宙在特殊的情況下,有可能在某一剎那交會,使有緣人得以往來於兩個時空。這些穿梭於不同時空的人們,留下了這樣一句諺語:「山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」。這一獨特的宇宙觀,與數千年後西方所提出的「多重宇宙論」、「人類所能觀測到的宇宙只是整個宇宙中極小的一部分」、「眾平行宇宙中有一個關於時間的變數」等等觀點不謀而合。

中國歷史上穿越時空的傳奇事蹟從黃帝夢遊華胥開始,五千年來並無斷絕,這些故事藉由歷史典籍與文學作品流傳至今,以下是史料記載中的三篇傳奇。

一、觀棋爛柯

中國圍棋又有一別名為「爛柯」,這個奇特的名字是來自南朝《述異記》中記載的王質觀棋的故事。

晉代時,有一個名叫王質的人,他居住在石室山(今浙江省衢州市)下。一日,他入山砍柴,遇見幾名相貌清奇的童子,他們散坐在枝繁葉茂的大樹下,有人下棋、有人觀棋、有人曼聲歌唱,具都神情晴朗、自在無憂。

王質被吸引住了,他放下手中砍柴的斧子,在旁聆聽這些童子唱歌,觀看他們下棋。過了一會兒,他忽覺腹中有些飢餓,一名童子遞給他一個棗核一樣的東西,王質含在嘴裡,就不覺得餓了。

又過了一會兒,童子見他還在,就問道:「你怎麼還不走呢?」

王質回過神來,低頭撿起斧子,發現斧柄已經腐爛了。他下山回到村莊裡,只見整個村莊都已景物全非,他所熟識的故舊親友,在許多許多年前都已撒手人寰。

人們聽說了他的故事後,便將石室山從此改名為爛柯山。

二、劉阮遇仙

據《搜神記》、《剡录》記載,漢明帝永安年間,剡縣有劉晨、阮肇兩名青年男子,他們出生於書香門第,品貌俊逸,有志行醫以濟世救人。

一日,兩人同往天台山採藥,入深山之中,迷失了道路。忽見眼前有一片灼灼桃林,桃實累累。二人吃下兩顆,都覺身輕體健。於是他們摘桃在手,繼續尋找下山道路,行至山麓中間,見有澗水清澈,水中夾雜著少許胡麻飯粒,他們相視一笑,說道:「此處必有人家。」

Time Passage 4

元 趙蒼雲 劉晨阮肇入天台山圖局部

又走過一個山坡,他們望見山間雲蒸霞蔚,彷彿仙境一般。眼前橫著一條小溪,溪水對面立著兩名絕色女子,翩然若仙,女子遙遙招手,呼喚二人的名字,並問道:「郎君,怎麼來的這樣晚?」

於是劉晨和阮肇在山間這仙境一般的所在流連忘返,和女子結為夫婦,一住就是半年多的時光。這半年之中,山中時令不改,長如春日。

然而,兩人始終覺得離家太久,心內不安。女子挽留不住,只得把他們送到一處洞口,告訴他們:「既然你們凡心不滅,塵緣難了,我們不能強留。這番從洞中出去,沿大路而行,便可返家。」

兩人出洞口,走上大路,回頭只見桃花紛紛,山色蒼翠,哪裡還有女子的身影?

他們回到家鄉,發現曾經熟悉的親友都已作古。又聞鄉里傳言,有兩家七代的祖先,進入山中就沒有再回來過。兩人漂泊無依,想要回頭尋找天台山桃花深處的洞天,卻再也找不到了。

後來晉代的陶淵明以這一則故事為素材,寫成了文學史上的名篇——「桃花源記」。

Time Passage 2

元 趙蒼雲 劉晨阮肇入天台山圖局部

三、文廣通

從辰州乘船逆流而上一百裏,北岸有個滕村,文廣通家就住在那裏。辰溪縣在漢朝叫辰陽縣。《武陵記》中記載,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,文廣通發現一頭野豬偷吃他家的莊稼,就用箭射中了野豬。野豬流著血逃走,文廣通順著血跡追出去十幾裏,進入一個洞中,在洞裏走了三百來步,忽然周圍大亮,眼前出現了幾百家房舍,不知道是個什麼地方,再看他射的野豬,已經跑進村裏人的豬圈中了。

不一會兒有個老翁走出門來問:「是你射傷了我的豬嗎?」文廣通回答:「豬吃我的莊稼,不是我無故射它。」老翁說:「牽著牛踩了人的莊稼是不對,但因為這就把人家的牛奪走,這懲罰就太過了。」文廣通走向老翁賠禮叩頭。老翁說:「有了過錯知道改,就不算錯誤了。這個豬命中該得這樣的報應,你就不必賠罪了。」

老翁把文廣通請到屋裏,見屋裏有十幾個書生,都戴著章甫冠,穿著寬袖單衣,有位博士獨自面朝南坐在一個臥榻上講授《老子》。又見西屋有十個人對坐著彈琴,音律很好聽。這時有個童子上來擺了酒菜,老翁拉著文廣通飲酒。文廣通喝得半醉,身體十分舒坦,就辭謝不再喝了。

Time Passage 3

明 仇英 桃源仙境圖

他觀察外邊路上的行人,和外界沒什麼不同,只是覺得這裏環境幽美清靜,真是個難在人間找到的好地方,就打算留在這裏不走了。老翁不答應,派了個小孩送他出去,並囑咐關好大門不要讓外人進來。文廣通向小孩詢問,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,那小孩說:「屋裏的人都是古時的聖賢,為逃避夏桀的暴虐統治來到這裏,因學道而成了神仙。那位講授《老子》的博士,就是河上公。我是漢代人王輔嗣,到這裏是為向河上公請教《老子》中的一些疑義。我在他門下當了十二年的掃地仆人後,才得以入門,入門之後也只負責迎來送往,至今還沒有得到道經的要訣呢。」文廣通走到來時的洞口,和小孩依依不舍的告別,估計今後再也不會相見了。

到了洞口,見射野豬的弓箭都朽了。他在洞中呆了一會兒,世上已是十二年了。家人早已給他辦了喪事,見他回來全村人都大吃一驚。第二天他和村裏人找那個仙洞,只見洞口已被大石堵住,怎麼鑿也鑿不開了。

* * *

神韻2017年節目《洞天方一時,地上幾十年》正是根據這些傳說,與傳說所對應的古老宇宙觀創編而成。